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HY5WZ >
栏目导航
热门新闻

港媒:反对派“输打赢要” 以政治干涉司法

发布日期:2021-05-18 21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就前行政主座梁振英波及UGL案件,律政司基于“证据不足”而作出“不起诉”的决定。原来,这是依据《检控守则》而作出的专业且独立的决议。但令人意外的是,连日来却受到反对派的激烈鞭挞,宣称律政司“攻破通例”不追求“独破法律看法”,是有心袒护梁振英云云。

斟酌两大准则不提检控

这些所谓的批评,看似颇有道理,但实际上是“输打赢要”的恶棍举动。不仅无视律政司独立专业不受任何干预的检控立场,更是试图以“枝节问题”去颠覆律政司决定,真正用意是要以政治干预司法、以假民粹去抹黑律政司。如果任由反对派未遂,则不仅对当事人梁振英不公,更是对香港全部司法轨制的重大抹黑和破坏。有必要作出廓清,以正视听。

第一,律政司的决定“不受任何干涉”,律政司的决定就是“独立法律意见”。

维系香港的法治,并非只有法官,更要靠检控职员。而事实上,律政司始终秉持公正、中立、客观的态度检视所有案件,而这亦取得法律坚实的保障。《基础法》第六十三条:“香港特殊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,不受任何干涉。”这一条文不仅是在阐明律政司的工作范围,更是在强调法治的中心意涵:“检控不受任何干预”。

不仅如此,根据《检控守则》,检控人员在决定应否提出检控时须考虑两大问题:

第一,是否有充分证据支持提出和继承进行检控。

第二,若有充足证据,进行检控是否合乎大众好处。

除非检控人员信纳在法律上有充分证据支撑提出检控,即这些可接收跟牢靠的证据,连同可从相关证据作出的合理推论,有相称机会能证实有关罪恶,否则不应提出或持续进行检控。而验证尺度则为是否有公道机遇达至定罪。

由此可见,律政司的决定,不应当也不可能受到任何法律以外事项的干涉。而之所以作出不检控梁振英的决定,绝非反对派口中所指的“政治容隐”。根据律政司日前发出的消息稿中,明白地指出:“就UGL案而言,错误上述人士提出检控的决定完整是建基于证据不足的考虑。”

一宗案件是否提出检控,所有都要看有没有足够证据,这是最基本的法律ABC。反对派当中的“政治大状”、“法律学者”岂非不懂这些吗?他们莫非不理解什么叫“疑罪从无”、什么叫“疑点利益归于被告”的道理?

显然并不是,他们心知肚明的是,如果从“证据”角度去作出攻击批评,是相对无奈站得住脚的,否则民主党过去多少个月发动的所谓“天下为公”举动,跑到英国或澳洲去提告,早已“功败垂成”;因此,他们只有靠打“程序公义”,通过攻打律政司“没有独立法律意见”,以到达继续争光梁振英、袭击特区政府的目标。

因此,当下所呈现的针对律政司的攻击,偏偏是对律政司“不受任何干涉”立场的干涉,实质上是政治举措,亦是对香港法治的损坏。

第二,UGL事件无需“寻求独立法律意见”,一直强调此点实是“居心叵测”。

事实上,不管是《根本法》仍是《检控守则》,都没有任何法律划定请求所有检控必定要“寻求独立法律意见”。诚然,从前在涉及梁锦松买车案、曾荫权涉贪案中,律政司有向外谘询御用法律意见;而前刑事检控专员江乐士在接受访问时亦称:“在处置高官或敏感人士案件时,个别要寻求独立法律意见。”

但事实上,并非所有涉及公职人员的刑事检控都要寻求外间法律意见,过去尤其是港英年代,例子亘古未有。

外国法律意见真的“独立”?

而更主要的一点在于,梁振英并非一般的官员,不仅仅是前特区行政长官,当初更身兼全国政协副主席一职,属于国家领导人。当然,法律眼前人人同等,没有任何人能超出法律而存在,也没有任何人能凌驾法律规定,由“有罪”变“无罪”。然而,在详细的看待方法上,因为涉及国家领导人身份,也涉及到总体国家保险问题,依然须要有所区别。这种差别并非“特例”,由于即使是在普通法发祥地的英国,在涉及国家元首、王室成员案件时,也不可能向外国寻求“独立法律意见”,而是由本国的检控人员独立作出决定。

为什么如斯?情理其实不难懂得,试问,假如让本国的所谓“御用大状”去审阅中国国家领导人,会有何成果?谁能确保这些“独立法律意见”真的“独立”?谁又能确保这些所谓的“独立法律意见”真的“不受政治操控”?因而,涉及国家领导人相干案件,是不会向外国寻求“独立法律意见”,这才是真正的“国际惯例”。

事实上,香港大律师公会会长戴启思在接收拜访时的一番话,道出了些许端倪。他一方面以为向外寻求法律意见会显得更有压服力,今次“打破仿佛是惯例的事是不寻常的”(it's unusual to break what appears to be established matters);但另一方面又强调,并非指律政司的决定是过错,只是认为外界的质疑实在能够防止(avoidable)。戴启思并没有意识到梁振英的国度引导人身份,否则,他应该检视一下英国或美国的相似做法;而他的答复,亦否认了一点:外界对律政司决定的批驳并不公平。

香港大学“法律学者”张达明,连日来不断质疑律政司“没有寻求独立法律意见”的做法,看似“理直气壮”,但实际上难掩其真正的打算。一如在数日之前,他还在网上散布对华为副董事长孟晚舟护照问题的“质疑”,结果却证明,张达明“未审先判”,完全疏忽“疑点归被告”、“疑罪从无”的法治起因。既然有此恶劣往迹,那么他现在口中的所谓理由,又有几成可托?

作者:李继亭 资深评论员

起源:至公报